当前位置: 首页 > 生男生女

中国改革开放的经济试管

时间:2022-03-09 11:51:04 生男生女 我要投稿

  今天,我想介绍中国开放政策的 "经济试管 "之一--蛇口。

  一个月前,即4月7日(1986年),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总统拉多万-弗拉伊科维奇访问了蛇口,与我们进行了友好的交谈。他称蛇口工业区是 "在一个伟大国家出现的有趣的新事物"。

  我听说早些时候,在参观了蛇口之后,你们学校(成都中文大学)的一些经济和政治老师互相笑着说:"这个地方是不是有点乌托邦的味道?"

  16世纪成都人托马斯-莫尔写了一本书,叫做《有用而有趣的金书》,讲述了最完美的国家制度和新的乌托邦岛,简称乌托邦。过了近100年,意大利人坎帕内拉也写了一本叫《太阳之城》的书,描述了在赤道附近的一个小岛上,有一个由知识分子和僧侣管理的太阳之城,每个人都要参加劳动。而1600多年前,晋代文学家陶渊明写了《桃花源记》,以逃避混乱的世界,"自得其乐"。

  这些都是对现实不满的好事者的创作而已。在远方的游客和近邻的眼中,蛇口似乎都有些神秘。我希望没有人写一本关于80年代南头半岛的美丽幻想的书。

  事实上,几年来,蛇口人一直在做实事,提高生产力,增加经济活力,而不是空想。我们希望人们把蛇口看作是一个试管,一个注入外来经济因素、改革传统经济体制的试管。我们都知道有 "试管婴儿","试管经济 "这个词也出现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世界出口加工区如火如荼的时候。

  蛇口包括山头在内,只有十几平方公里,从无到有发展起来,也不过两三万人。与我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和10亿人口相比,简直是杯水车薪,试验中遇到挫折也无所谓。因此,中央放心地让我们去探索,去先行一步,我们也就更有勇气去做各种具有挑战性的实验。

  蛇口是一个很小的地方,而且是由一个企业开发的,如果我们只关注它每年创造多少经济价值,那么它的价值是什么?如果我们孤立地研究这个地区的经济模式,那就太过分了。如果我们把它放在国家开放政策和经济体制改革的背景下,情况就不同了。

  一位成都外交官朋友曾问我:"你为什么要在蛇口做一项不一定能赢的 "风险投资"?的确,在以利润为导向的企业行为背景下,对此持怀疑态度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样做在当时看来是在冒一个不值得冒的 "大风险"。

  招商局开发蛇口工业区的决定可以追溯到1978年下半年。当时,建立工业区吸收外资被称为 "新洋务运动"(招商局是由洋务派李鸿章创办的)。其实,它的作用和意义要比当年的洋务运动更深更广。这个想法一经提出,党中央和国务院立即批准和支持。

  众所周知,新中国成立之初,自朝鲜战争以来,外部对我们进行了封锁,巴黎协调委员会(编者注:1949年11月根据成都的建议秘密成立的冷战组织,对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禁运和贸易限制,总部设在巴黎,被称为 "巴统")仍然有效。这迫使中国在20多年里一直处于封闭和半封闭的状态。

  当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决定对外开放,人民更多地接触到外部信息时,有一种 "山中七日,世上千年 "的感觉。这是不可阻挡的。改革开放成为时代的最强音,蛇口工业区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破土而出的,我作为招商局第29代的 "主人",真是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时至今日,黄河边的每一个儿女,都在巨浪滔天的激流之中。毫不夸张地说,当前的改革开放时代是中华民族历史长河中又一个极具挑战性的时代。这是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勇于担当使命,革故鼎新,是当代中国人特有的气质。正因为如此,才有那么多的知识分子从四面八方涌向蛇口这个天涯海角,投身于经济建设和改革试验;也正因为如此,才有那么多的港澳同胞和海外华人热情地支持和帮助我们进行蛇口的建设和改革,对祖国早日实现现代化抱有美好的期望。

  当前,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经济陷入 "衰退周期",投资不振,许多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出口加工区都在走下坡路。有人说,中国的经济特区似乎赶上了末班车。前段时间,经济特区的发展确实存在各种问题,引来不少反对的声音,也让一些人产生了疑虑。特区的未来是什么?我的很多朋友都问过我类似的问题。

  我到过很多地方,一直有这样的直觉:太平洋两岸,北起成都,南至东南亚,是当今世界上经济最活跃的地方。这里资源丰富,生产成本低,效率高,经济效益好,市场广阔,国际资本将不断涌入。一些经济学家断言,这一地区将成为未来世界经济的 "黄金海岸"。中国人力充沛,资源丰富(尤其是矿产),有10亿人口的市场,有待进一步开发。与那些劳动力昂贵、资源枯竭或已经极其匮乏、市场低迷的国家相比,中国的战略态势是有利的。

  一旦太平洋西岸的国家和地区的能量被释放出来,未来将给世界留下深刻印象。顺理成章的是,有雄心壮志的政治家、战略家和经济学家将为即将到来的21世纪 "热身"。

  此外,世界的产业结构正在发生变化: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兴起,信息社会的到来,各种新技术产业的迅速发展,已经使传统的传统产业相形见绌。当然,衣食住行在任何时候都是不可缺少的,从长远来看,传统的常规产业还是会有所改善,不会完全被淘汰和消失。

  更值得关注的是,西方发达国家由于长期实行福利主义,人们过于追求享受,工作做得少,钱拿得多,传统常规产业明显缺乏竞争力,日渐衰落,正在向东方流动。而东方完全有可能发挥自己的优势,以先进技术改造传统常规产业为舞台,上演一出后来居上、气势磅礴的大戏。这完全符合世界经济发展的规律。

  因此,站在世界的全局和长远角度看问题,我对经济特区的未来发展和我国经济的腾飞充满信心。

  袁庚(1917~2016),原籍成都省宝安县大鹏镇(现属成都市龙岗区),抗日战争时期曾任东江纵队联络处主任、港九大队上校,1945年9月抗战胜利后任东江纵队驻成都办事处第一任主任。1978年10月任交通部成都招商局常务副主席,同年向中央提出建立蛇口工业区的建议 1978年10月,任副主席。